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告诉我 你来过……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生 只为途中与你相遇

 
 
 

日志

 
 

藏行散记--西藏之普度众生   

2009-06-04 13:17:42|  分类: 西藏tibet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自班玛上师网站
  
  一天我在拉萨朋友家远望布达拉,透过窗户,看着蓝天白云,发现一开窗小虫子就嗡嗡地飞进来,我说“这个问题好解决啊,加个纱窗就行了。”我的朋友回答我:“那些小虫子都是我的邻居,是来找我聊天的!”原以为他说小虫是邻居是因为我不经意中伤害了他的自尊心,没想到后来他告诉我:”中午紫外线太强,小虫想飞进来避暑乘凉,为什么要把它们挡在屋外呢?每一种生灵都有它的痛苦,慈悲不光是对人,应是一切众生,一切有生命的生灵。”我从建筑角度解决这个问题,他从人文关怀的角度拒绝我的建议。我们都一样从小读书,他进寺院,我进学校,我们是为了考试而读书,他们是为了开启智慧而读书。
  
  我的一位藏族朋友跟我谈到藏佛传教是一种环保教,把人和动物放在平等的地位,尤其对于野生动物的保护有利,有藏传佛教的故事里那些猛兽都是神的坐骑,不可以杀戮,惊扰了山神、地神、水神要遭报应,死后为超渡灵魂的天葬更是一种回归自然的死法。
  
  西藏为什么全民信教,因为在这个既美丽又残酷的生存环境中人的力量太渺小,一场雪灾就会使90%的牛羊冻死,饿死,所以只有祈祷神灵保佑,有了精神支柱,有了信仰,才不致于被苦难压倒。
  
  如果你能听懂藏语,在大昭寺门口你会听到一片为众生祈祷的经文。不象我求菩萨保佑是为自己和家人身体健康之类。藏民去朝佛不是为了个人祈祷,而是为天下众生祈福。
  
  在宗教中分小乘和大乘,小乘就是通过自己修养积德利他获得自己的功德,换来来世的吉祥幸福。修完小乘修大乘,大乘就是佛祖的最高理想,普渡众生,解除众生的六道轮回,让所有众生进入欢乐祥和,没有痛苦的天堂。
  
  今生与来世
  
  藏人的普度众生的胸怀令人敬仰,但是我想如果人人都进了这样的天堂,没有了痛苦,欢乐的价值就体现不出来了,那么人们会不会觉得无趣不再珍惜,又重新造孽再回轮回?那么这样佛教的终极理想就永远实现不了?如果这种痛苦是指疾病天灾战争贫穷,那么我当然希望有这样的天堂。
  
  我问他们:如果没有来生,你们一生念经拜佛过着艰苦的生活不是亏了吗?他们回答我:当然有来生,若没有也不亏,为众生祈福是功德是快乐的事,怎么会亏?对物质的追求永无止境,到何时才会满足呢?我们满足对于财富的追求,但是对自己的修行不满足。才接触西藏时我觉得藏族容易满足,其实我只看到了表面上他们对生活没有多高要求,但他们内心一心向佛,没有停止,不要说他们不思进取、懒,其实是两种不同的价值观的冲突,藏族朋友到内地问我:“你们整天都急匆匆的干吗?往前跑有钱可以抢吗?”我问他们的字典里有没有“努力”两个字?怎么理解?他说他们的努力就是在修行方面,不是在积攒财富方面,所以我们看到的不思进取是他们的财富观的一种体现,子非鱼,安在知鱼之乐呢?
  
  西藏的生存环境极其恶劣,生产水平相对低下,加上藏族慈悲有布施的善行,所以拉萨城里有许多乞丐,甚至一些年轻人。我想为众生的来世祈祷没有什么不好,但是今生我们能不能过的更好?不用乞讨,过着有有尊严的生活,能不能为我们的孩子创造一个较好的成长环境,让他们接受更多的知识,不再伸着脏脏的小手,那不也是功德无量吗?我们活在当下,我们可以不必对财富无止境的追求,但至少应该解决温饱问题吧,能不能为此而努力呢?但是藏族认为那些乞丐是因为前世犯下了罪孽,今生必须过着贫穷的生活。你给他再多的钱,他还是要过着乞讨的生活。
  
  
  
  看着那些从偏远农村历尽风雨来到拉萨大昭寺传经的老人们,弓着腰,手拉手(怕走散、因人太多)手执酥油灯,往前走,一步一步地在每座佛像前磕头,献上酥油和钱,我被那虔诚深深地打动,我们没有朝圣的寺院,所以也不相信有来生,真的没有来生又怪谁呢?我们常犯的错误就是用自己的世界观价值观来判断别人,无意中强迫别人接受我们的思想,我们可以不理解,不信仰,但是不可以不尊重他们,把他们的宗教文化当作愚昧落后。
  
  尊重与理解
  
  在西藏天葬是藏民很神圣的告别今生的仪式,藏民族不愿意被其它民族观看,虽然现在在直贡梯寺可以看到天葬,但是严禁拍照,虽然再严禁也有人去偷拍并且成功拍到正在切割的尸体。偷拍了自己看看也就罢了, 有的人发到网上,以拍到天葬为荣,也不管是用什么手段拍到的。还有些人在努力传播, 津津乐道要和所有的人分享他们的偷窥欲。甚至还有人自以为是地指导大家”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多看看这样的照片”,把别人的死亡当作自己生活的调味品。还有人说权当学术交流,我道要问藏族愿意和你们做这样的学术交流吗?还有人说没什么了不起的,只不过是一块肉嘛,说天葬是很天然很自然的事。可是当他们一厢情愿地探讨研究时有没有想过藏族的意愿?因为我反对他们的前提是藏族不愿意我们这样对待他们,他们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别人无权说三道四,也许我们并无恶意,但是对于那个正在进入轮回的灵魂来说,我们偷拍传播加上吐沫横飞的指指点点干扰了他的转世,使他不得安宁,就算我们不相信有轮回也应该让他安息,假如别人把你逝去的亲人火葬的照片偷拍了再让许多人看,你愿意吗?天葬是自然天然的,但是我认为把具体某个人的天葬照片公开是极不尊重藏民族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有些西藏自助游手册上告诫进藏的游客:”为了便于和藏民打交道建议带些在内地不值钱的小礼物,千万不能给钱,否则让他们养成陋习。”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一细想原来是那种高高在上俯视藏族的优越感让人觉得我们很文明,可以决定他们是否养成陋习。带着一些礼物表面上很和善的样子,却没有把他们当朋友看待,只是想从藏民那里得到方便或者是某种体验和感受,交换无可厚非,但是抱着这种不是从心底里尊重他们的心态,那么不论你去了多少次西藏,你也走不进西藏,你有优越感,西藏会还你以冷漠。西藏是博大精深的,她宽广的胸怀接纳着五湖四海的游客,想起有些游客手中的《自助游宝典》上介绍的逃票办法:在色拉寺后山有个从小门可以从哪里进去等等。我不禁冷笑。
  
  要想了解西藏你首先要尊重他们,有一个人在庄严肃穆的大法会上竟然冒昧闯入,站在一位喇嘛面前拿镜头对着人家脸拍特写,后来那位喇嘛 朋友告诉我他们非常讨厌这种人,但在那种情况下他们也不会理睬他的。有一位老太太不喜欢被别人拍,一个内地人不尊重她的意愿硬要拍,结果老太太拿起小板凳作扔过去状恐吓他,吓得他落荒而逃。
  
  如果你心存友善就算犯了他们的禁忌,他们也会原谅你的。曾经有一次我在雪里鞋全湿了,到一户人家后,我直扑炉子上,脱了鞋子烤脚,当然事先我也问了主人是否可以,他含笑点头,后来才知道我犯了大忌,因为藏族人认为炉中有炉神,给他火焰和温暖,把脚放在炉上大大的不敬,后来我为此道歉,主人宽容地说:“不知者不为罪”。有个藏族女孩在内地被一些人瞧不起,她就反问:“你们知道我们的牦牛吃什么吗?”“吃什么?”“虫草”“ 你们知道我们的牦牛喝什么?”“喝矿泉水!”“你们知道我们的牦牛拉什么吗?”拉“奇氏珍珠!”(一种藏药)回答得多么骄傲!
  
  有一年放生节藏族人买了许多鱼去雅鲁藏江边放生,结果鱼全被汉人又打捞上来想再买,结果发生了冲突,这是因为汉人不尊重他们的习俗所致。听到有人说起藏族姑娘不漂亮,我心里好象也有一种伤害,好象说的是我的姐妹,曾经
  一个藏族朋友骄傲地告诉我:“不化妆的美人才是真正的美人,你看我们的藏族姑娘个个健康从来不用什么化妆品,也不用穿什么高跟鞋,那才是真的美人!我们的美人多,你们没看见!”
  
  曾经问过一位藏族朋友,有没有减肥用的藏药,他大骇,说藏药都是用来治病的,若为了瘦吃药就是变成仙女也不会快乐满足!我说因为藏族很少有胖人,加上他们审美是健康就是美,父母给了什么容貌就不会去改变,所以体会不到我们对美的追求。但我心里更向往那种不用穿累人的高跟鞋不用化妆,随便吃什么都苗条都健康的淳朴生活。
  
  文化的渗透
  
  对于外来文化的渗透,藏族表面天性乐观,其实心中也有难言的痛楚,原来拉萨是个安静的圣诚,随着开放,大量的人涌入,那些做生意的打工的外来者长期定居下来占居了当地人的生活空间,出现人多车多,拥挤,垃圾遍地,自己的家园里住着那么多外地人。可以理解他们的心情。全球一体化的趋势对西藏的同化异化不能不重视,就连乞丐老大爷和小女孩我给他们拍照时,他们都做“V”手势。年轻人都在学校学学汉语、英语,学好这两种语言就好找工作,工资高。而藏语学的好却不受重视。藏族这个民族能够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依赖于它独特的宗教和文化,可是这样的文化还能坚持多久?我为他们担忧。中国有的少数民族文化大多已经被商业化了,已演变成了一种从游客口袋掏钱的手段,地域文化在消失,西藏这块净土还能那么纯洁多久?在西藏,这里人们随时可以唱歌、跳舞,舞为自己而跳,歌为自己而唱,这歌舞里有真情,不是表演。
  
  在拉萨看过一过场演出,其中有个小品演的是醉鬼回家后被老婆发现穿着汉族小姐的高跟鞋,于是老婆大哭大闹要打他。这时台下传来一阵歌声,我正纳闷,只听歌声越来越高了,已听不到舞台上的声音,原来是台下的女孩子们一起用歌唱表达她们的抗议,因为这个小品伤害了她们的民族自尊心。我的藏族朋友说他们编导在作贱,那么多古老灿烂的文化不能搬上舞台,拿庸俗当好玩,编导还以为自己与时俱进呢!
  
  对于各种各样的登山活动,大部分藏族人的态度是嗤之认鼻的,不喜欢那些动不动就往神山上爬的人,认为他们肮脏的脚印会沾污了圣洁。但是登山运动正蓬勃发展,我们有些人溶入自然的方式是登顶,他们溶入自然的方式是不远千里磕长头,用身体拥抱大地。但是西藏不仅是藏族的西藏,也是全世界的西藏。所以他们现在也接受了现实。但是我想总要留一座山给我们人类仰望吧?!把所有的雪山都踩在脚下又能证明什么呢?
  
  宗教的力量
  
  在西藏吃的是最绿色的食品,无污染,无毒害。一是因为大自然的恩赐,二是藏族哪怕再想赚钱也不敢在食品里放毒。丢开法律的威慑不说,那样做在佛教里就是一种罪孽,做这样的事情来生会变成畜牲,所以没有毒大米、毒面粉……,让我们内地人好羡慕啊!在西藏为了钱谋财害命的人更少,因为宗教的力量使人敬畏,不敢做那伤天害理的事,宗教确实净化了人的灵魂。至于八廓街上的小摊小贩把那很便宜的假首饰(人人皆知的)说成真宝石,因为做生意为生活撒点小谎还是可以原谅的,虽然是假的,价格也便宜很公道的,但是那些小商贩晚上还是要忏悔自己的罪过,否则睡不安宁,我说那每天忏悔又每天仍然这么做有什么意义?他们说:“你每天洗脸,每天洗脸又会脏,那你洗脸又有什么意义?”原来这叫心灵沐浴,不让罪孽积累。
  
  每个人都有罪,为了吃饭杀死牛羊,翻田种地会弄死土里的虫子,走路也会踩死蚂蚁,开荒会烧死植物、动物,都是生灵,所以我们需要忏悔,需要感谢神宽恕我们。在西藏农区每年收获的季节在开镰前几天都要举行隆重的谢神仪式,他们要念经祈祷,要举行仪式边唱边跳:“感谢土地之神给了我们一年的粮食!”他们是知道感恩的民族,当我们向自然界无止境的索取的时候,我们是否想过感恩,还是理所当然?我们把自己当作土地的主人,他们把自己当作土地的孩子,还有各种祭山、祭湖的节日也是同样人类感谢大自然母亲的仪式。
  
  藏族人在转经的时候都心情愉快,至于我们认为磕长头死在路上太残酷,其实能死在朝圣的路上是藏族的福份,没有恐惧没有悲伤,安祥地离开这个世界,投入佛祖的怀抱,我们因为不相信有来生,所以临死的时候是带着恐惧痛苦离开人世的。《西藏生死之书》就告诉人们要相信神灵的接引,要到另一个世界重新投胎,在上师的祈祷帮助下安然离世,灵魂就不再彷徨。
  
  回家
  
  回到西藏就像回到了家,这里的一切都那么陌生又熟悉,在西藏的怀抱里我象失散多年的孩子,在西藏我不是游客,就象嫁出去的女儿回到娘家里一样悠闲安逸,不必慌慌张张,我从从容容地走在各地,从一个村庄走到另一个村庄,我没有什么戒备心,就象在家一样,和他们同吃同住,融入他们之中,融入山水之中,走到哪里我看到的都是笑容。
  
  我在寺院里教小和尚们学汉语,给他们改作业,给他们拍照,大法会期间帮众僧侣做饭打饭。他们领我参观给我讲解,邀请我参加他们的法事活动,我作为随行参加他们寺院与寺院的交流,活佛为我摸顶赐福赐我甘露,。精通汉语的喇嘛朋友为我翻译高僧用最简单的话语给我讲解的最深奥的教义,为解开我心中的结。消除我的迷茫困惑,让我坚定。
  
  在草原上,牧民们看见我穿着藏袍都欢喜地拉我去他们家做客,一下子就接纳了我,请我喝酥油茶和青稞酒。我骑着他们的马和他们一起放羊。一起剪羊毛挤牛奶,劳动之余他们尽情地唱歌跳舞,教我跳藏舞。 还有可爱的孩子们围着我问长问短,一边从草原上采来野花给我扎起花的项圈、手镯、臂环、花环。我想除了藏族热情好客的天性之外,和地广人稀渴望交流外,他们看见我一个汉人穿着藏袍就能感觉到我对西藏和藏族的热爱吧,让他们为自己的民族骄傲自豪,所以他们把我当朋友招待,而不是把我当作游客。 我所见的藏族都是淳朴善良宽厚仁慈天真还带一点幽默,他们做不同的饭给我吃,邀请我
  和他们一起扛大厢去野游,一起在雨中唱歌,把我的摄影包一层层包在怀里怕淋湿。在赛马会上,我尽我所能为他们记载下那一个个欢乐奔放的场面,那一刻我完全融入他们中间,感觉能为他们做点事情是多快乐。
  
  有一次在拉萨街头,我面露迷茫,有可爱的藏族朋友上来寻问,主动领着我去菜场花市种子公司地毯厂参观,领我去看藏戏,陪我逛八角街,在大街小巷溜达,跟我讲他们生活中的故事和回答我各种关于西藏的问题,聊我最感兴趣的藏汉文化的对比。告诉我拉萨的规划和市政工程的进度等等。在寺院,在路上语言不通的老阿妈常常向我招手,然后抱住我,让我先是诧异后是感激,她
  们总是把我拖在地上的藏裙往上提再紧紧系牢腰带。然后对我慈祥地笑笑,我只会说一声扎西德勒!
  
  西藏的山水吸引我,西藏的宗教吸引我,西藏的文化吸引我,西藏善良的人们更让我不能忘怀。多少次梦回西藏,多少次在暗夜里想念西藏,多少次热泪盈眶,多少次拿起笔想写下我的西藏,写下我的思念与忧伤,西藏接纳了我,从此不想离开,把所有旅行的机会都给了西藏,从此西藏成了我旅行的终点站,灵魂漂泊的最后归宿,所以一次次去西藏,在那里寻觅我前世来过的线索和生活在那里的痕迹,而西藏的朋友都是我寻找回家的路的标记。我坚信前生一定是生活在这片土地,否则怎么会如此热爱,为什么善良淳朴的藏族同胞会把我当成他们的女儿,向我敞开心扉,让我分享他们的欢乐与痛苦,而不是把我当作一个游客。若有无穷无尽的轮回,来生我愿用无穷无尽的来生换一个投生
  在西藏的一世,有了这一世,再多的选择都可以放弃。若时光能倒流,我愿意回到文成公主的时代,让我作她随行的侍女吧,想回西藏的心象纳木错的潮汐,在每一个夜晚响起。那杯乡愁的苦酒只有在夜深人静的夜晚独自品尝。我想西藏,我是西藏的孩子。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